黑钱的人要撕就撕,来吧。

补上涉事用户 @SS Wang 的回应,是非黑白,诸位可以自己去看看,辨别一下。

zhihu.com/question/4520在这里也补上正式回应:我没有收过百度的钱,摸着胸口说。至于让我起誓什么的,我感到这没有用。如果我起誓了,对方就删答案,给我报歉,那我就发。就看对方答应与否。别总是请求我做这个,做那个,也请求一下对方好吧。证明我收百度方面钱的直接证据呢?我等了两天了!!======================历史的分割线====================大早上的,朋友给我发微信,说我又被@采铜 挂了,大吃一惊,过去看了一眼,真是无语。因为都用了“豺狼当道,安问狐狸”这个成语,就让大V扫兴,拉黑了。神逻辑。

但我基本不鸟。反正我也没关注你,既然你拉黑了我,我也不客气,回拉黑。

这个成语本身就是昨天下午我们在群里讨论的时候,我说的,凭什么我写作就不能用呢?

知乎最近一直乌烟瘴气,我现在很少写答案,就是看看,点个赞,没成想,就这样,有人都不放过我。

昨天下午,在一个大群里讨论魏则西的事情,忍不住多说了几句,就碍着谁了。

怎么讨论的呢?我贴几个图。

应大群里朋友的请求,聊天记载图片删除,当时有点赌气,没斟酌太多,在此向群里朋友表现负疚,我贴这个只是为了阐明事情渊源,而非针对谁。若不是被人针对,我是懒得说话的,放假了干点啥不好。

焦点的内容大概就是这样。当时@Luxenius 说他去写答案了,我就顺手上知乎看了一下,选了几个和我观点类似的答案,点赞。我认为此人要写答案科普,没想到是憋着截我的图来黑我。

我都赞了什么内容呢?

截个完整的时光轴动态图给大家看一下。

两天之内,我点赞的答案不少,关于魏则西的事情,不止那四个被人指出来的。那四个答案正好是在群里讨论的时候,@顾扯淡拜托推给他几个答案看看,我才跑去看了一下,顺手挑了几个和我观点差不多的答案点赞。但是之前和之后的答案,并没有被人截图来说

什么叫断章取义?这就是。挑对自己有利的拿出来给人看,对自己不利的就暗藏起来。

退一步说,即使因为有其他人和我点赞雷同答案,我就是收了黑钱?这什么逻辑?

因为我和@一笑风云过的文章里用了同一个成语,我们就是一起收钱写了软文?这什么逻辑?

如今说人收钱都这么容易了啊?

@Luxenius 从前就干过这么一次,很多新来知乎的人并不知道,当初葛巾大姐退出知乎,始作俑者就是此人,同样的伎俩,造谣生事,无端质疑。看到葛巾写个邓家刀,他自己感到不好用,就发文章说葛巾收黑钱写软文,最终葛巾淡出。此人当时还发文报歉,说从此退出知乎,过了一阵风头过去了,又悄悄回来了,大家懒得搭理他。没想到两年过去,新一波的知乎用户涌进来,他感到大家把这段黑历史忘了,又跳出来故技重施。他的报歉声明,以及相干事件记载,知乎上都有历史记载,感兴致的人可以去查查,看看他的做为如何。

我没葛巾大姐那么好涵养,我不退出知乎,所以我就开撕

无论是我点赞的文章,还是我自己写的文章,核心观点都是一样的:百度的义务要追问,但更主要的是完美医疗体系的监管制度,让“挂靠医院”、“承包医院”这种挂羊头,卖狗肉的货色从根源上被干掉,这才是治本的措施。否则就是干掉了百度,还有电视广告,还有公车广告,这无法转变大家容易受骗的现实。

没人说不能鞭挞百度,但更主要的是,去追究监管部门不作为的义务,这些医院才是真正害人的对吧?为什么有合法的资质?怎么搞到手的?这个远比虚伪广告恐怖的多。不能因难堪,因为敏感,就避而不谈。

这个观点有错么?仅仅因为一个义务主次的争议,我和一笑就成了收黑钱的了?

我父亲是警察出生,我自己也接触过很多案件,深知要按照法律,按照规程,按照证据说话的道理。从前我做记者时,报道3721搜索作恶,在虚拟机上跑的操作,没有留证据,最后被反咬一口,差点憋屈逝世。不器重证据和逻辑,吃亏的只会是自己。

从根源上解决问题,远比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要难,但也更有效。所以才说要理清义务,分清主次,百度的义务要问,但更要追问监管缺失的义务。狐狸要骂,豺狼更要抓。

平时都鄙视医闹,都呼吁“要依法治国,不能依闹治国”么?怎么我们开端说法律义务的主次,说重要义务人的时候,就成了收黑钱的?讲好的依法治国呢?我和你讲法律,你骂我收黑钱?连个证据都没有,截个图,用个同样的成语,就是罪状?

知乎从前是个相对宽容理性温和的社区,这两年大批新用户涌入,越来越热烈。总有人说这里戾气越来越重,我批准。但我以为,戾气所在,不是大家说话简略粗鲁,而是容不下不同的声音,从前的知乎容得下这些声音,因为容许多元,所以出色。因此我才留下来,写了那么多东西。

但如今,知乎“政治准确”的颜色越来越浓重,不仅仅是那些敏感的话题,对于那些相左的看法,都已经容不下了,“实名反对”曾经是知乎的一大景致,如今看来真是君子。现在还反对个毛,直接说你收黑钱,于是你就失去了说话的资历。我不批准你的观点,所以我先要干掉你这个人。

显然有人不想听到不同的声音,罗织罪名,想赶走我。春节闹过一次,搞成了大笑话,如今又来了。

说起文革,大家都义愤填膺,但你们知不知道,这种污蔑,造谣,莫须有,诛心论,就是文革的典范风格。那些嘴里喊着要反思,要理性,要尊敬法律的人,举动上却是典范的文革遗风。

我不知道自己挡了谁的财路,非要除之而后快。

我开自己的大众号了么?没有,我懒得弄。

我出书了么?没有,不止一个朋友提出帮我出书,我都谢绝了。我感到自己的水准还不够,暂时不想出书。

我加入什么节目了?没有,什么最强盛脑,一站到底,都给我发过私信邀请,尽管可强人家就是和我客气一下,但我都谢绝了,我不够格。

我做电台了?加入视频节目了?走穴赚外快了?没有。谁看到我加入什么运动了,请告知我。

我不玩微博,豆瓣,没做个人大众号,专栏写一篇停三个月,我这样的碍着谁了?

真想不通,那些出书,开个人大众号,刷微博,开会晤会,天天掺合热门话题拉粉,拼了命变现的人,好意思说我?

要点脸好么!

我写国外见闻,有人说我写猎奇拉眼球,好,我写电影。

写电影有人说我收钱写软文,好,我尽量在影片公映或者下线之后再写。还是被骂。

我不写行了吧,这两周我都没怎么写文章,我看看,点个赞。

如今点赞都不行了,都成了收黑钱的。

甚至和人用了同一个成语,都成了收黑钱的。

这还是知乎么?不都赞成言论自由,思想独立,客观公平么?怎么轮到自己就说一套做一套啊?

而且,我举报了也没用,知乎官方至今没回复我。这种毫无证据,因为一些稀奇怪僻的理由,就说人收黑钱的行动,完整没有监管,@知乎小管家 我知道你们一天到晚很忙,但对于这种从根源上抹杀知乎内容的行动和个人,真的可以不理不睬么?

知乎只剩下一个声音,真的就好了,对吧?

那是你们的知乎,不是我的,我才不会为谁的舌头活着,你们怎么说,我不在乎。

既然我怎么做都有人不愉快,那我还是自己愉快优先。

以后我会持续写文章,我想写啥就写啥,想什么时候写就什么时候写,不爱好的人爱看不看,黑我也没关系,我不鸟。掉粉我不在乎,那只是个数字。我2011年末就注册了知乎,2013年才开端写文章,要博名博利,我早就做了,还等到今天?我就是做我自己感到对的事情。我自己感到爽,就够了。

知乎的立身之本,是讲究理性,认同规范,酷爱多元,如果知乎官方,或者知乎的大多数用户,感到知乎只有一个声音好,对不起,我必定要做那个不同的声音,你不愉快也没措施。

做了这么多年的记者,我被黑的多了,还怕你们这几个战五渣?

至于知乎官方,如果你们愿意由着这些人无端生事,信口开河,随意编了理由就说谁收黑钱,那我也无所谓,我没有你们公司的股权,和我无关。@黄继新@周源@知乎小管家 你们开心就好。知乎搞成一言堂,丧失的不是我的好处。